钟山:草根“洋”乐队风靡乡村

图片 1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平安乡黄岭村,有一支远近闻名的农村家庭乐队。从上世纪80年代初卖笛子到现在组建家庭乐队,谈到自己二十多年的音乐之路,以及由此带来的生活变化,“乐队队长”陈万洲有说不完的感受。
现年54岁的陈万洲从小就对音乐感兴趣。“四五岁的时候,我就经常从山里砍来竹子制作笛子,然后自己学着吹。”
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脱离了集体劳动,陈万洲便琢磨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笛子在农村很受欢迎,而我又有这方面的特长,我就想不如做做卖笛子的生意。”
笛子要用甜竹制作,陈万洲就跑到离黄岭村几十里路的银殿山砍竹子,在山里加工十天半月后,就能制成100多支笛子。
陈万洲先把做好的笛子拿到周边的学校去卖,慢慢地又向外地推销。从1980年开始,陈万洲的足迹遍布恭城各乡镇和附近各县,还到过湖南和广东。“我一边吹一边卖,别人觉得好听,就有很多人来买。”陈万洲自豪地说,“当时一个鸡蛋才卖5分钱,我的9孔笛子可以卖到5毛钱一支。”
进入90年代后,市场经济迅速发展,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凭着勇气与才智发家致富。陈万洲所在的黄岭村利用沼气发展生态农业,形成了“一池带四小”的庭院经济格局,村民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
陈万洲这时又开始思考怎样更加充分地发挥自己的音乐才能,“人们逐渐过上富裕生活了,肯定就会有精神生活方面的新需求,我可以继续利用自己的音乐才能来满足人民的新需求,同时自己也借此致富。”
于是,陈万洲开始自学演奏唢呐,逢年过节就去给别人演奏。“一开始我找了几个本村会吹唢呐的老人跟我一起去表演。后来,我的儿子长大了,也娶了媳妇,在我的教授之下,他们也都学会了一些乐器,我就干脆组织了一个家庭乐队。”乐队最开始由老陈和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5人组成,后来儿媳妇也加入进来。平时陈万洲管理好自家的3亩多柑橘,遇到邀请就出去演出。
由于陈万洲做人诚实,收费合理,他的家庭乐队生意越来越红火,名气也越来越大。当地谁家结婚、生子,或是老人百年归天,经常会邀请他的家庭乐队去演出。
为了满足市场需求,陈万洲先后买了3辆汽车,并将家庭乐队分成两个小组,奔波在湖南、恭城、平乐、阳朔、钟山等地。“春节前后,我们几乎天天都在外面演出,平常日子每天也都有预约演出电话打来,虽然有两组演奏班子,但仍感到不够调配。”
乐队的乐器也逐渐丰富起来,最开始只有唢呐、笛子,后来老陈增加投资,又买了小号、军鼓、电子琴等西洋乐器。2006年,陈万洲花了6000多元,从桂林买回来两支萨克斯,经过自己琢磨,没到一个月他就学会了吹萨克斯。
“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也相应提高,很多人喜欢听外国音乐。我也要学一些西洋乐器,丰富我们的乐队,满足人们更高的需求,这也算是一种与时俱进吧。”陈万洲介绍,2007年他们演了100多场,每场收入500多元,一年下来仅演出收入就超过5万元。
除了应邀到寻常人家演出外,陈家乐队还参加过县里举办的“桃花节”,代表恭城县去南宁参加了“广西三月三歌节”,在众多中外嘉宾游客面前进行表演。县里开展禁毒日、新农村建设等宣传活动时,也都会邀请陈家乐队去演出,群众反映较好。陈万洲的一位朋友专门为他写了一副对联:“父子阵容应酬远近四面八方,家庭乐队服务城乡千村万户。”
2006年秋天,自治区文化厅、科技厅、体育局授予陈万洲“全区农村小康文明示范户”称号;2007年,陈万洲率全家参加桂林市首届读书活动月家庭才艺大赛,经过激烈的角逐,夺得一等奖。
老陈感慨地说,正是由于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生活逐步富裕,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才能才得以发挥出来,并借此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图片 2刘春生在表演“150米长管吹奏葫芦丝”
葫芦丝是一种独特的民族乐器,它音质醇美,乐声柔美和谐,颇受世人喜爱。在平乐县二塘镇,一个叫刘春生的乡村医生突发奇想,用自行改制的葫芦丝接上150米长胶管进行演奏,乐声宏亮悠远,轻松流畅,其“吹功”令人叫绝。
刘春生今年57岁,行医30多年。由于酷爱音乐,他能演奏十几种中外乐器,并能用鼻、嘴同时演奏唢呐、葫芦丝等乐器,被人称为“民间音乐奇人”。
3月7日,笔者来到二塘镇刘春生家中,他拿出各类乐器演示了“十八般武艺”,还从乐器房搬出几捆拇指般大小的红色胶管,接上自己改制的葫芦丝,表演了“150米长管吹奏葫芦丝”。
音乐让他的命运跌宕起伏
刘春生自小爱好音乐,上小学时就喜欢上笛子,成为吹笛子的好手,经常在学校文艺演出活动中表演。由于家庭困难,他小学没读完就辍学回家放牛。在那段失落的日子里,笛子成了他最好的伙伴。
村里成立了文艺宣传队,由于笛子吹得好,尚未成年的他被破格选进宣传队,当了一名乐器演奏演员。后来,他还当过村里的赤脚医生、保管员、会计、团支部书记、大队团总支书记。
1976年,县里要从农村团干部中提拔一批国家干部。考核到他时,群众对他的工作能力和表现都大加赞赏,可有人说他经常吹“牛鬼哨”,结果提干的事泡汤了。原来,那段日子,刘春生除了吹笛子外,还爱上了口技,学牛叫、鸟鸣,学火车汽笛声、学飞机轰炸声……“这哪是什么‘牛鬼哨’,那是口技,是艺术呀!”谈起这段往事,刘春生哭笑不得。
不过,刘春生并不后悔对音乐和艺术的追求。到50多岁时,他能演奏的乐器越来越多,有萨克斯、黑管、笛子、唢呐、洞箫、尺八、竖笛、葫芦丝、巴乌、二胡、京胡、秦琴、电子琴、碗乐等10多种。
突破自我,向世界吉尼斯进军
刘春生爱吹奏乐器,也爱琢磨改进乐器。他先后改进了长笛、尺八、葫芦丝等乐器,并练出用两个鼻孔同时吹奏两支葫芦丝或两支唢呐的绝活。他还能用鼻孔吹唢呐,中气充足,气息绵长,曲调宏亮悠远,据说这在广西乃至全国都不多见。
2005年,他用100米胶管接上葫芦丝进行演奏,一曲优美的《芦笙恋歌》,让他夺得了桂林首届农民才艺大赛一等奖。之后,他又不断尝试,葫芦丝的吹奏胶管越来越长,从100米到150米。2007年春节,平乐县举办民俗文化表演大赛,他用150米长管吹奏葫芦丝,夺得全县个人才艺比赛第一名。
去年,刘春生从湖南电视台上看到一个音乐奇才用200米长管吹奏葫芦丝,于是,他又尝试用240米长管吹奏。现在,他每天都在练习吹奏,以扩大自己的肺活量。他说:“我要不断突破自己,努力向世界吉尼斯记录进军。”
音乐人生 其乐陶陶
在刘春生诊室里,有一个乐器架子,上面挂着笛子、萨克斯、二胡等乐器。他说,每天在这里坐诊很疲劳,没有病人来时,他就抽空吹奏一两曲。他说,音乐不但是高雅的文化享受,对人的身心健康也大有裨益。比如说吹奏气乐器,可以驱散胸中郁闷之气,增大肺活量,让人心胸开阔、舒坦;演奏弦乐器、打击乐器,可以让人手、脑并用,保持手、脑的灵活性,防止手脚麻木;同时,对高雅音乐的追求,还可以让人规避那些不良习惯。
为了活跃农村文化,2006年夏,刘春生创办了二塘镇首家民间乐队——“东屏乐队”,在当地重大节日时为群众免费演出。他还经常邀请县内外的音乐爱好者自费举办“音乐沙龙”,自娱自乐,切磋乐艺。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我送你三百六十五个祝福……”女歌手甜美的歌声伴随着婚宴上的欢笑声、嬉闹声、鞭炮声在大山里回响,村民们一边品尝喜酒,一边欣赏动听的乐曲,其乐融融。这是笔者在钟山县公安镇参加一次乡村婚宴时看到的精彩热闹的一幕。

这是一个清一色的“中西合璧”的草根“洋”乐队!笛子、二胡、唢呐、双簧、小号、长号、电子琴以及架子鼓等乐器一应俱全。

“现在,农民的生活水平正向小康迈进,每逢遇到乡村或家庭操办节日典礼、红白喜事等,就是我们‘洋’乐队最忙的时候。”一位吹小号的乐手如是说。

笔者认识其中一位姓徐的乐手,他是我县公安镇一所小学的退休教师。他早些年就在这个乐队,主要担任笛子、二胡演奏。现在,他已成了“中西合璧”的多面乐手,二胡、双簧、长号、小号、电子琴、架子鼓等中西乐器的演奏水平一点也不亚于音乐科班出身的乐手。

据徐老介绍,他们的“洋”乐队是三年前组建的,此前乐队使用的都是民族乐器。为了学习西洋乐器,他们购买了各种西洋乐器的教学光碟进行练习,并多次到县城拜师学艺。目前,乐队队员至少掌握了三种以上西洋乐器的演奏技巧。自从成立“洋”乐队后,县内外邀请他们演出的“客户”接踵而来,现在都快忙不过来了。

目前,我县活跃的10多个草根“洋”乐队,他们成了乡村举办各种庆典活动的“抢手货”,足迹遍及县内外。乐队一般由5至6名队员组成,平均每月有20场以上的演出,每场演出出场费一般1200元左右,乐队年收入达28万元以上,乐队队员月收入达4000多元。

草根“洋”乐队的诞生,折射出新一代农民文化思想的转型,也标志着我县各乡村在新农村建设中日新月异的变化。

图片 3

图为草根“洋”乐队激情演出情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