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玮卿 让古筝教室遍地开花

图片 1
在所有民乐里,古筝是最具中国古典特色的乐器,它所表现的往往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颂扬的那种高山巍巍、流水潺潺的意境,所传达出的是一种悠远而含蓄的古典情感。
近日,在深圳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公益小天使评选暨2005欧亚国际少儿艺术公开赛上,姚旭古筝学校的王美以《幻想曲》获得比赛的特等奖,而该校创作改编的古筝合奏节目《铃儿响叮当》也获得特等奖,《战台风》获得金奖。
这次全国赛事由中国少儿艺术教育中心主办,其中包括钢琴类、少儿模特类、舞蹈类、声乐类、电子琴、古筝类等项目。由于这是一次全国性的大比赛,本报派记者随行进行了采访。从古筝看民乐热潮渐起在没有来深圳之前,记者听到了一些关于古筝的“流言”,有人说古筝正面临没有传人的危险境地。于是心存忧虑,担心像古筝这种高雅的音乐会和一些传统的东西一起流失掉。随行采访以后,才发现这种担忧既愚昧又可笑。
首先在深圳参加古筝比赛的学生就高达200多名,仅兰州姚旭古筝学校就有37名,这些学生也是从学校300多名学生中精选的。
为何如此之多的人热衷于学习古筝?姚旭古筝学校的校长姚旭告诉记者,古筝上手快,容易学,声音好听,弹奏时姿态优雅,容易引起初学者的兴趣;再有古筝价格适中,也成为喜爱音乐、渴望掌握一门乐器的人的首选原因。另外,在子女升学、就业等人生重大抉择中,往往对于具有某种特长的考生采取“特招”或优先录取的优惠政策,从而大大激发了青少年学习古筝的热情。一喜一忧说古筝古筝队伍的扩大令人欣喜。但在深圳采访期间,来自全国的古筝选手反而让记者有一种担忧。不论是小选手,还是随同的家长,他们学习民族音乐的目的并不是因为热爱,而是将学习民族乐器视为未来一种谋生的工具。
在比赛期间,凡是问及小选手的家长,当年为何选择民族乐器时,他们众口一词:“当初觉得有一技之长,未来的路可以宽一些”,“考大学,艺术类的分比较低,所以为孩子高考着想,选择让他们从小练琴。”正是因为此原因,很多古筝学习者偏重考级能力,对音乐的领悟却很差。
对这些评委也有感觉,作为评委之一的姚旭也有这种担忧,她说古筝的演奏是用内心的感受和发自内心的情感来表达乐曲思想内容的,只有踏踏实实地提升弹奏能力和文化素质后才能真正地做到这点。学会倾听学会欣赏这是一次全国性的大赛,选手都是各地选送的优秀人才,但也有一些让人遗憾的东西。比如,参加比赛的小选手不知道尊重其他选手,在别人演出的时候,高声喧哗,在演出的礼堂走道里随意走动、奔跑,工作人员频频制止都无动于衷。
我们要让孩子学会的不应当仅仅只是音乐本身,更重要的是欣赏音乐,目前,我们做不到像西方一些国家,听音乐会需要西装革履,可是我们至少得让我们的孩子懂得,听音乐会至少要保持安静,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图片 2范玮卿
让古筝教室遍地开花 ■范玮卿简历: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独奏演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理事,中国古筝学会理事。自2000年连续两年随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赴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龙年新春音乐会”及“国航世纪行中国民族交响音乐会”。2000年创办范玮卿古筝教室,受到各界关注及赞许。2003年、2004年由中国唱片总公司、中央音乐学院环球音像出版社录制并出版发行了多张《范玮卿古筝经典名曲专集》。目前在北京大学艺术系攻读硕士学位。
如果不是再次采访青年古筝演奏家范玮卿,我绝不会想到现在全国学习古筝的人有100多万人,人数仅次于钢琴。这激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
认识范玮卿是在2000年,我随同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赴欧洲巡演,事前人们就给我重点介绍了这个年轻而鼎鼎大名的演奏家,当她身着大红的中式服装稳坐在古筝前,美丽而年轻,配着这古筝十分得体。想起了一位同仁经常开的玩笑:学民乐的都漂亮。我心中感叹果然如此。她成了我见过的第一个在金色大厅用古筝弹协奏曲的演奏家。六岁开始学习古筝的范玮卿,现在已是全国民族器乐独奏比赛评委,是中央音乐学院考级评委和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考级评委。她和其他三位著名女艺术家的民乐组合“卿梅静月”在民族器乐演奏中颇有影响。
其后不久,她说成立了自己的古筝教室,这又是民乐界的第一个成规模的古筝教室,我惊异她二十五六岁就能如此“折腾”,这大概就是“艺高人胆大”吧。以后我常去她家蹭听琴,发觉她性格直爽,爱笑,大声笑,但对艺术却一丝不苟。
走进这位年轻艺术家的客厅,把窗帘密密地合上,燃一炉沉香,一缕柔和的灯光斜斜地扫过,一曲《林冲夜奔》之后,她告诉我她的古筝教室要搞成全国连锁了。这又是个全国第一了。
■100万人的古筝大军
范玮卿说我肯定没想到,连她自己也是如此。“这些年,人们感叹高雅艺术,特别是民族音乐不景气时,全国范围内持续不断地涌动着钢琴热为主的学习西洋乐器的热潮。几年下来,一个个热潮日渐降温,而学习中国古老民族乐器的热潮却行情看涨。古筝已有100多万人学,学习人数仅次于钢琴。这个数字是有根据的:据来自乐器质量检测中心反馈的数字及全国多家乐器厂每年的乐器销售总量,以及对全国各大中小城市民族乐器考级委员会和全国民族乐器辅导教师的初步调查,民族乐器相关学会、协会的粗略统计。其他民乐学习人数也不少,学习琵琶的人数不低于50万人,胡琴系列不低于六七十万人,扬琴不低于20万人。”
范玮卿告诉我在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自古以来人们多喜爱丝竹类乐器。在海派文化的重镇上海,新世纪之初爆出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古筝这一种民族乐器的产销量突破5万台的数字。她说不但现在民族乐器在全国的销势不错,而且相关的培训班也越来越多并非常受欢迎。苏州的学校、少年宫、群众艺术馆都在办培训班,甚至一些拳击馆也办起了古筝、琵琶培训班。
在北京也是如此,记者曾给北京青年宫、各区文化馆打电话询问,确实每一家都有古筝培训班,而且学的人都不少。“弹奏中国的古老民族乐器常给人以优雅、文静、细腻的感觉,随着近年来全国整体国民经济的提高,全国人民的文化观念、生活理念的改变,从前的古筝、琵琶、古琴等深宫闺秀演奏的雅乐,如今越来越多地走进了平常百姓的家里。应该说这对弘扬我们的民族传统艺术绝对是件大事,也是对我们民族乐器业发展的有力推动,更不失为提高全民文化素质的一个好途径。”范玮卿兴奋地说。
■让古筝教室遍地开花
北京范玮卿古典文化咨询中心是由范玮卿于2000年在北京成立的范玮卿古筝教室、2001年成立的北京范玮卿音乐艺术中心发展而来的。“那时刚从金色大厅回来,我想自己的事业总得往前走,不能吃老本呀。也为了能普及、推广、发展中国民族乐器,弘扬民族音乐文化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更为了把自己所学的全部奉献出来,就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古筝教室。我的学生前后有400多人,通过在古筝教室的学习,部分学生以古筝特长考入重点大学、重点中学,部分学生在全国比赛、北京市比赛古筝专业获一、二、三等奖,参加中央音乐学院考级的学生都以优异成绩通过。也正是基于此,我对古筝教室又加大了规模,就想能不能和其他机构合作挂范玮卿古筝教室的牌子,搞成连锁性质的,逐步走向全国甚至世界。现在已经有外地的三个城市,济南、重庆、石家庄有了意向。我自己注册了古筝教室的徽标,有自己的形象设计,我的工作也是流水线式全程的,从乐器制造开始我都参与,在古筝生产过程中我负责监督,在样式、工艺等方面进行严格的把关,古筝上会刻上我的名字,这是一种质量的保证,教学上我有自己的教材,明年就出版了,我的网站也开通了,还印了宣传画册。”
今年范玮卿格外地忙,看看她的日程就知道了:今年下半年开始在全国举办“古筝示范讲解音乐会”的巡回讲学活动。目前已走了13个城市,估计来听讲课的学生达一万人左右。今年她还担任了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敦煌牌”古筝的形象代言,《中外乐器信息》刊登了封面人物及专访。她还被邀请担任了几个城市的“敦煌杯”古筝比赛评委。继去年出版《茉莉芬芳》这张唱片之后,今年中国唱片总公司又将出版《范玮卿古筝独奏音乐会》DVD、《“天艺之声”范玮卿古筝经典名曲》CD。前不久,参加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风华国乐”春节特辑的录制工作,拍摄了九首古筝名曲。
范玮卿不但在教学生,还承担着大师班的教学工作,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的七届全国古筝大师班讲座中,她每次都是主力阵容。她说这主要是培训全国的古筝教师,因为想提高全国古筝学生的演奏水平,首先要从老师的水平提高开始。
■我的唱片不能听一遍就放在抽屉里
这三年,中国唱片公司每年都给范玮卿出一张唱片,从《高山流水》、《茉莉芬芳》再到现在正在录制的《出水莲》,范玮卿说自己出唱片追求的是旋律性强、悠扬而清雅的作品。“不希望录出的东西让人听一遍就放在抽屉里了。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盲目跟从所谓演奏时尚。现在注重技巧的多,而注重音乐的少。所有技巧都是为音乐服务的,在音乐处理方面我试图以西方音乐的审美特点处理古筝乐曲,避免凭所谓的音乐感觉而随心所欲地处理乐曲,力图站在理性的高度去理解分析。同时我认识到应该和现代世界性的音乐方式多多结合,不能拘泥于现有的音乐形式,我想传统的应该特别传统,现代的要纯粹的现代,要满足大多数听众的欣赏水平,在有一定技巧的程度上体现出古筝音乐的优美、动人。”
或许正是范玮卿对自己的极高要求,她在去年和小提琴家薛伟合作的唱片中显示了非凡才华。今年录制的唱片选取的也是一些特别的曲目,而经由她的双手一弹,味道就不一样了,这一点也在唱片的录制过程中得到了认可。范玮卿自己也笑了,毕竟这么多年的辛苦有了一个个成果,而且是累累的硕果。

二胡,音色优美,技法丰富,表现力宽,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已成为流行最广泛的民乐之一,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康鑫杯”浙江省第四届二胡独奏比赛昨天圆满落上了帷幕,本次大赛的举办,不仅有力地推进了我市乃至全省民乐的普及和提高,也为民乐的发展注入了强劲的活力.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对下一代的教育有了全方位的寄托和希望。尤其在提倡民族文化、继承传统历史、振兴辉煌民乐的今天,学习一门民族乐器逐渐成了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
民族乐器 大众的选择
在锦城各类琴行销售情况的调查中,记者发现,锦城各大小琴行里的民族乐器的种类繁多、价格实惠。金音琴行的负责人夏良萍介绍,该琴行民乐的销售情况逐年见好,古筝、二胡等民乐的销售量远远大于钢琴之类的西洋乐器,学民乐的人也较多于学西洋乐器的人。一位正在给儿子挑选二胡的李先生也表示,学西洋乐器显得高雅、脱俗,只是门槛略高,投入高于回报,且师资费用高、学习周期长;而学民族乐器能让孩子们了解传统,把中国的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民乐还可以让孩子增强乐感,入门也快,教学费用不高。在天目琴行记者了解到,在众多的中国民族乐器中,二胡和古筝的销售最好
只要音乐在 灵魂就不会寂寞
在影片《我的兄弟姐们》中,孩子们的爸爸曾经说,只要音乐在,灵魂就不会寂寞。不同的乐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性别与年龄,而相同的是音乐。乐器流淌出来的不仅仅是音符,更是一种情绪。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乐器能改变心境,民乐更能陶冶性情。
小蒋是从江西来临安打工的女孩子,学历不高,仅初中毕业,为了改变单调的生活,提高自己的修养,她最近学起了古筝,小蒋说,很多同龄人都把工作之外的生活用在打老K,搓麻将、玩游戏上,我觉得学学乐器又能休闲还能学点东西,蛮好的。今年刚跨进更年期的鲁阿姨退休了,呆在家里没事做,总会神经兮兮的猜疑老伴红杏出墙,要不就和儿女怄气拌嘴,后来学了古筝,生活状态改变了不少,她说一拨弄这弦,我的心啊,就静了不少。一位刚刚离婚了的女士学古筝已经有一年了。她把古筝摆到了自己的卧室,心情不好时,弹上一曲,打发寂寞,怡情养性,而古筝同时也增加了自己小屋的韵味和雅趣
学习民乐 出现年龄断层
民乐悦心,民乐悦人。纵然很多人意识到学习乐器的重要性,但在各个琴行、艺校,学民乐的学员绝大多数还是以少儿为主,也有少量老年人,青年人却寥寥无几。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金杰老师告诉记者,少儿学乐器有很强的可塑性,思想单纯、受到的干扰较少,因此学成率大;而偶尔前来学乐器的青年人开始兴趣十足,往后总会半途而废,不能坚持。退休老人学乐器就当丰富生活、自娱自乐了。在调查中,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在临安,民乐学员的年龄出现断层,目前呈老年化和少儿化的趋势。更为奇怪的是,在众多学民乐的成年人中,往往定居在临安的外地人居多。
民族音乐 后继有人
有需求就有市场。从近几年我市不断兴起发展的各类琴行、乐器培训班、艺术学校中,我们不难发现,民乐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在采访中,天目琴行的负责人陈丽君告诉记者,纵然临安目前学民乐的氛围比起杭州、萧山、富阳要逊色一点,但这种氛围逐渐正浓。很多中小学校开始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关注音乐的教育,有的校园内建起了民乐队、民乐兴趣班,石镜小学还提倡每个学生都学一门乐器;生活条件好的中老年人也纷纷拿起二胡、古筝开始音乐的再教育,随着白领学民乐渐成都市的新时尚后,临安一些积极向上的青年人开始选择民乐。还有很多家长也转变了观念积极培养下一代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中国传统文化再次被国人所重视,民乐在一批锲而不舍的民乐演奏家们奔走呼号的宣传和重振下,民间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民乐爱好者,相信民乐文化也随之会代代传承、生生不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