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筝新筝专场音乐会在沈举行

王天一的筝作品,无论是古筝作品,还是新筝作品,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人文气息特重。王天一以文学作家的品格赋曲,“文以气为主”,进而演进为“曲以气为主”。笔者在《〈月照残荷〉赏析》
一文中就指出王天一“一发而不可止”的作曲气势。《春寒秋诉》就是继《月照残荷》的忧思气势,“一发而不可止”的情感如瀑布倾泻的姐妹之篇。笔者在北京中山音乐堂观看了“王天一新筝作品音乐会”,实实在在体悟了王冬婉演奏的《春寒秋诉》,后又在光盘中多次观察王冬婉对该曲的表演。王冬婉可谓深得叔父之传,将叔父作曲的内蕴体会得非常深沉,吃得很透,才有对该曲非常出色演奏。她已不是用手在弹曲中音符,而是尽可能将叔父的内心世界毫无保留地表达出来,通过演奏表现出作者对世间的诸多暗点的抨击以及痛心疾首、百般无奈的心情。古人作曲以表达内心世界,至今成为民族的宝贵财富。王天一的作品在若干年后,一定会成为社会的宝贵财富的,也不仅是《春寒秋诉》一曲。秋,已含萧杀之气;秋,也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的收获季节。果实得到了,脸上却笑不起来。这成果得来之不易,甚至在惨苦中获得。至此已是心力交瘁。什么名、利之类,哪里还在心中?什么“德建名立,摄职从政”的老调,在眼前的现实里已荡然无存;而“人生若梦,为欢几何”倒是油然而起。无成就遭人白眼,有成就遭人嫉妒。人间如此势利,就这么鄙俗,不仅是曲作者所见如此,即使笔者也有同感。如果笑起来那仅仅是惨笑、苦笑,而笑不起来则是很正常的。一位有成就之人的处境如是,这即是民族的不幸。王冬婉一身青素,那正是秋的本色,而脸上无一丝笑容,正是秋色的象征。曲中诉的是“春寒”,春天之寒。春的本意,就是春光明媚、暖气慰人。春天有阳光,但也有初春的早寒。阳光并非无处不在,阳光的背面就是黑暗,阳光被挡住时就是阴暗。阳光一过寒气就上升。或者有人人为地在一个小圈子一手遮天制造黑暗,制造阴影,制造寒气;尽管作者或人们不愿浸泡在阴暗、黑暗、寒气中,它们毕竟到来了,你王天一得承受,得忍受,“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得忍。你得奋力创造条件抗争,你对阴暗、黑暗、寒气不能后退半步!你无意中成了对付阴暗、黑暗、寒气的英雄;你对它们虽然抵抗过去了,到了秋天果实累累了,这些“黑暗的动物”仍然存在,它们的本性是改不了的。你还对它们无可奈何,也就是“慨然有叹,叹而赋曲”,提示出“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和“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的沉闷处境。黑暗、阴暗、寒气无处不在。它们像营营青蝇一样,向你喷毒气,向你散臭气,向你泼污水,含沙射影,时常令你发恶心,你也奈何不了它们。它们误事误国误人,搅乱人间,逍遥法外,你只有干瞪眼。王冬婉以沉默愤懑的心情开始了演奏。春寒起来了,在的低音慢起渐快的琶音与上八度小调式的摇弦及小撮又下行的摇弦,把沉重的内心世界烘托得非常得体,浑身瑟索着,颤巍巍地,不由自主地摇着头,心里对春寒在说“不”;左手的低音琶弦和右手的主奏旋律共同将低吟哀叹的形象表现无遗;渐慢下来的两拍四度小抓颤音,把深秋灰蒙幽黑的天底下作者的瑟索无奈展现出来,那不仅是王冬婉瑟索着,王天一瑟索着,作为观众之一的笔者也身临其境地瑟索着;对这春寒无奈,无奈……两拍子的慢起渐快的双食点是乐意振奋的开始。人之为人岂为区区寒气所制服!从.5下行连拂七弦将早春的苍劲寒风那种无情的吹拂和三度摇滑把作者在瑟索中的抵抗形象刻划得非常传神。接着是低沉摇颤出现四拍,表达了作者不仅是浑身瑟索,同时也是内心的颤抖,在低吟慨叹。陡然同拍右左区分别为十弦和十三弦的逆向拂弦和接下去的摇弦,是乐思勃发,勇猛抗争而又有所思。摇滑中的换调表达了人虽瑟索而于沉思中稳步前进,这要具备多大的勇气才能克服春寒的暴虐呀!由慢起渐快的双食点换成慢起渐快的大抓,音量增大一倍,力度不断加强,表达了对春寒的搏斗的力量的不断集聚。右手从高音区向下拂弦至低音6摇弦,为了加强气势左手也在左区以两个八度的拂弦,进而以十弦的琶音完成与右手低音摇弦的对应。这段的思绪起伏,变化万千,人,春寒,低沉,在不堪忍受春寒的暴虐而奋力抵抗,终于取胜而内心踏实下来,渐渐思绪趋于平稳,从而展开不紧不慢,如诉如泣、从容不迫的第二乐段。作者是一个成熟的人,什么也见过了。所以沉沉稳稳用每分钟九十二拍的速度,为我们讲述着春寒的残酷。旋律悲哀流畅还显几分木滞,把春寒的可恶作歌来讴。因此,此段的歌唱性很强。低沉、悠扬、自然节奏强,在沉稳的讴歌中显出几许大气。子夏在《毛诗.大序》中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乎中而形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此乐段结构如在起承转合中又富于变化大胆跳进,像屈原站在湘江岸边,山坡高埠之处,款款长啸,声动原野,回应山谷,由低到高,由高到低,也正如王天一不修边幅,儿子来了不予理会;妻子来了不予理会。他尽情将春寒的罪恶予以彻底暴露,一切只有他才知道。春寒的当面的画皮,遮盖了面皮背后的丑恶。只有他发现了,他遇到了,他真的和魔鬼打上交道了!新一段每分钟一百零五拍的长摇一共三十拍,左手的负担超过右手负担的若干倍。这是对春寒抨击的升级,在寒风中的搏击。左手的独立演奏能力和才华在这一段显示得清晰利朗。左手在经过音6136
136,右手经过音…136渐慢下来再休止一拍,紧接着是十六小节的右手扫摇和左手的击扫弦,每分钟已达一百六十拍的速度,这激昂的呼声,如暴风骤雨般地无情地鞭笞和控诉着春寒造成的阴暗、黑暗、丑恶,真是义正词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春寒的头颅用了多少换头术,描好了多少张画皮,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的轰击中原形毕露!这两段是“忍无可忍”中的坚决不忍。正如有人在朝阳下令禁止王昕阳的独奏音乐会、破坏王昕阳的独奏音乐会时,长期不吭声的王天一站了出来:“我就是要支持开这个音乐会,这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忍无可忍,掷地有声的一句,决定了禁止者、破坏者的阴谋流产!阴暗、黑暗在一定条件下就可以改造为光明。勾弦双食点使倾诉的音乐语言清晰起来。这是与春寒激烈对抗的稍显平稳,就如惊涛骇流过后有一片稍稍拉长而透明的碧波。目标显然,旗帜鲜明。汹涌澎湃的左右两个演奏区同音域的大拂弦出现了,右区的五声音阶和协和和左区每组两个半音“顶”出的欠协和,明显着新与旧、落后与进步、革新与守旧的互相搏击互相融入互相冲击互相对垒所掀起的更狂澜。虽则是节奏稍自由,而在自由中见紧张。紧接着是快速清晰的十六分音符级进再衔接三十二分音符的快速琶音,将兵对兵,将对将,兵对将,将对兵,戈对矛,矛对戈,刀对剑,剑对刀以及刀盾撞击,人马撞击,再来四个拍子的拂弦,那混战的场景便展现在眼前。其中究竟那一件是必要的?是刀?是枪?是剑?是戈?是矛?是盾?其实都必要。没有这场的大搏击,大冲击,大分化,大变动,就没有春寒之后的春暖花开!从技术上看,王冬婉左右手分别在左右区独立演奏和交叉演奏,完全实现了王天一理论上的阐述。而技术的娴熟和情感的投入至于闭目演奏那样精熟,在中国恐怕没有几个人罢。如此复杂的技法,王冬婉却可以做到完全不靠目力一气呵成,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俨然大师风范。这份深厚功力,当令那些被媒体炒作出来的“大师”汗颜。倒数第二段很明显,那是右手移至左区弹奏七声音阶,而左手在左区以大撮技法为右手伴奏,对位严格,音响适中,这十八小节快而不乱,稳定自然,对前面数乐段一浪高过一浪的“诉”起着“压轴”作用。其中多数为协和音程对位,少数为非协和音程对位,那就是对春寒说“不”,在“秋”实中还得前进。而在本乐段左右手分别拂弦和伴奏,最后双手衔接的拂弦中,表达了或许还有更深的“春寒”的到来。恢复原速每分钟九十二拍的末尾小调乐段,显然像我们写文章一样与前面同民调性乐段照应,仍是那样幽怨如歌、如泣如诉。秋天果实虽说有收获了,但是人消瘦了,沉默了、笑不起来了。大有“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之叹;但在末句右手砸摇的九小节中,其左手的低音级进不断上升至高音部,是生气勃勃奋力向上的音韵,最后在对手七弦琶音中结束全曲。古筝名曲是过去两千余年古人在当时的“现代”有感而作,才流传至今的。现代的王天一,写出了不少原创古筝曲和新筝曲,当代被认定为“名曲”,千百年后,“现代”已经变为“古代”,这些作品也就成了古代的古筝、新筝经典之作了。“成就”二字,不是休闲取得的,而是劳动取得的。当王天一先生在奋力出成果、创成就时,不少后来患嫉妒病的绅士们或许在当时正在休闲度假、泡酒吧、泡电视、讲享受或沉醉社交或通宵桥牌麻将聊天呢!而这些平时拿着国家科研经费一天天无所事事的所谓“专家”们,一见到王天一的成绩大起来就妒意横生,诽谤出乎口,指令出乎手,匿名诬陷、流言四起,狂犬吠尧,吠非其主。这就叫“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他不做事,也不让你做事;他老不长进,他也得跟着不长进。否则就叫“不务正业”。说穿了,就是四平八稳上班,是“君子”,是“好人”;下班就摇身一变成为另外角色,甚至玩忽职守、违法乱纪。中国的落后就表现在这些人身上。笔者目击的就已不少,更何况是王天一先生见到的?金秋季节、果实垒垒的季节笑不起来,正是作者经历了又黑又暗的春寒的客观反应。所以笔者常以鲁迅先生一句话为座右铭:“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图片 1图一图二图三中国筝对奏曲《秧歌情》是王天一新筝作品中较有新意的一首杰作。乐曲传神地描绘了东北闹秧歌的热闹场面,在创意上突出“闹”,闹的红火、闹得潇洒、闹出时尚。使观赏者如临其境,仿佛使人置身于闹秧歌的汪洋之中。乐曲在创作素材上吸取民间的秧歌音型和充满律动感的乡土音调,加上配以富有舞蹈动感的和声:一幅立体而载歌载舞的音乐主题展示在眼前,通过主题的不断重复、变化、移位的发展,特别是左手在筝柱上的拍弦,与右手旋律和声的交替出现,在演奏上显得生动活泼红火。第二段抒情而宽广的慢板,乡情横溢,新筝甜美的音调在秧歌的激情中散发着乡情乡音,它使人陶醉,令你品味人生的欢乐。后半段通过旋律的变化发展进一步发挥筝左右手吟揉技法,使旋律富有浓郁的东北韵味,它利用新筝左右两个演奏区的优势,把抒情的主题移向左演奏区,与右演奏区合作,形成复调,体现新筝在创作手法中能随心所欲的发展变化。人们总是盛赞筝的音色,本人认为新筝左右两个演奏区中,由于弦距不同,演奏指法位置选择的变化,使新筝的音色在演奏中更有选择的余地,左区和右区、硬与软、柔与刚都能使筝的音乐产生无穷的变化,也就是说,新筝不论从创作角度还是演奏上的需要,它隐藏着极大的潜力,随着型制的改革,将给这件几千年历史的有待人们去开发的仁智之器——筝,带来新的天地。如果说,第二乐段的慢板是“行书”,那么华彩段就是“草书”。虽然华彩段仍保留了五声音阶的琶音特色,但中间串以左右手复调的设计,使筝的手法更加丰富多彩,在火爆中又体味到一种温馨的泥土气。第三乐段基本上是第一乐段的再现,由于音阶的进行,它在乐段中作为一种催化剂,使旋律的发展变化显得充实、饱满激情。使段与段、句与句之间的发展连接紧凑、热情。在对奏中,两台筝的对答句互相呼应,在演奏形式上别开生面,余兴无穷。从视觉上更是耳目一新,从演奏风格上它既能发掘传统,又有时尚的魅力。因此从创作的角度来看,它恰有独特的设计思路,给新筝带来新鲜血液,为筝界、为筝的事业带来新的启迪。

图片 2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校长、古筝专业讲师马娜演奏了由姜淼、王冬婉创作的新筝名曲《快乐的古丽娅》11月27日,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专业教师和部分优秀学员在沈阳大学音乐厅举行了《筝乐飘香》庆祝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成立十五周年专场音乐会。此次音乐会由辽宁省民族管弦乐学会主办,得到了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中华古筝新筝研究会、中国新筝专业委员会、中国东方乐团及辽宁省儿童音乐学会的大力支持。这场音乐会是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建校15年来优秀教学成果的展示和汇报,是对学校老师们阶段性教学成果的总结和指导,也是对沈阳市古筝业余教学工作的推动和促进。音乐会上由学校荣获全国比赛大奖的优秀学员演奏了《喜奔那达慕》、《浏阳河》、《乌苏里船歌》、《渔舟唱晚》等古筝名曲,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的部分教师还演奏了由国家一级作曲、筝乐大师王天一创作的古筝曲《赶海的姑娘》。学校校长、著名青年古筝演奏家、古筝专业讲师马娜演奏了由姜淼、王冬婉创作的新筝曲《快乐的古丽娅》。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还专程从北京邀请了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中国东方乐团常务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姜淼演奏由国家一级作曲家、筝乐大师、新筝艺术之父王天一创作的大型新筝与钢琴协奏曲《乌江悲歌》,乐曲气势恢宏、大气磅礴,展示了一代英雄项羽悲壮的人生。演奏过程中观众们被带入到楚汉相争的战场,乐曲高潮处引来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国家一级演员、国家设立的百千万人才工程专家王冬婉演奏了新筝名曲《春寒秋诉》,此曲由王冬婉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王天一原创作品音乐会上推出后,受到国际音乐界的高度评价。国家一级演员、共青团十六大代表赵勃楠演奏了由她创作的古筝曲目《梦断长乐宫》,此曲在台湾举行的两岸三地古筝名家音乐会上推出,受到海内外古筝家的好评。沈阳市王天一古筝新筝学校成立于1996年,隶属于中国东方乐团。学校创立15年来先后在沈河区、皇姑区、和平区、铁西区、大东区、苏家屯区、沈北新区、东陵区等设有分校,学校拥有50
余名专业古筝新筝教师,其中拥有国家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教授5名,专业讲师10余名。学校教学采用国家一级作曲、筝乐大师、新筝艺术之父、王派筝法创始人王天一教授撰写的《中国古筝新筝教学法》等20多部系统古筝新筝理论专著为教学、演奏曲目教学版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