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仙去,《古岗遗谱》成《绝》迹|谢导秀先生千古

国家级古琴传承人,岭南派谢导秀先生于20日晚仙逝。谢导秀,1940年2月25日,出生于广东省梅县周溪村。岭南古琴艺术的当代大师、岭南派第八代传人。现为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音乐家协会理事、广州市海珠区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广东古琴研究会会长、星海音乐学院古琴专业客座教师。1960年8月,他考入广州音乐专科学校(即现今的星海音乐学院)民乐系古琴专业,师从著名岭南古琴一代宗师杨新伦,开始了后来数十年的古琴艺术生涯。1960年10月,他与黄金城合作的琴箫合奏《关山月》首次登上广东电视台直播,并多次参加由中国音乐家协会广东分会举办的古琴音乐欣赏会演出。他与杨新伦先生、关庆耀同学师生三人齐奏《渔樵问答》参加了首届羊城音乐花会和广州音专民族音乐会演出。1980年12月,在广东省音协的支持下,他与杨新伦、莫尚德一道成立了广东古琴研究会,谢导秀担任该会秘书长,进行实际的古琴艺术推广工作,如组织定期雅集,交流琴艺心得。八十年代中末期,又有伍翠群、陈磊、陈瑞明加入古琴学习的行列,到后来先后有一百多人学习岭南古琴,有些还专程从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地远道而来。古琴学生高欲生、伍翠群、谢东笑、李洁婷、林敏君等均在全国古琴比赛中获奖。二十多年来,他多次在北京、广州、香港等地举办古琴音乐会,为承传和弘扬古琴作出了实际的贡献。自广东古琴研究会成立后,谢导秀带着他的古琴(中和、谷响等)踏遍大江南北,藉着不断的演奏机会传播岭南琴艺。他曾多次接受广东电视台、广州电视台、江苏无锡市电视台等媒体采访,并在名家谈名曲
专栏中介绍岭南琴曲。1990年,杨新伦谢世,广东古琴研究会会长的重责大任自此落在谢导秀肩上。为使岭南派古琴后继有人,谢导秀极其重视后进的培养,其自家所设琴坛的门生中,有七旬老者,亦有九岁童稚;有来自中国境内各艺术院校学生或专业文艺团体演奏员,更有远自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慕名而来的习琴者数十人。1994年10月19日,谢导秀应邀与西安琴家李明忠、香港琴家唐健垣三人在香港大会堂举行高山流水古琴吟音乐会,席间他演奏了《碧涧流泉》、《神化引》、《鸥鹭忘机》、《乌夜啼》等琴曲,博得佳评如潮,盛况空前的音乐会使得香港各大报刊纷纷发表专刊与评论性文章,蔚为一时热门话题。为使更多人能接触到古琴那优美的音韵,谢导秀还相继在海内外前后共出版有五张古琴音乐专辑。通过几十年来在琴坛上的艺术实践,谢导秀的琴艺渐臻化境,不但技巧纯熟,更将岭南派刚健、爽朗、明快的特点由其专业的演绎中得到充分体现。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古琴素为中华文人修身之器,但也因其音高古而鲜有知音。90年代初期,有一种说法是全世界会弹古琴的人不到两千,而那时受教于谢导秀的岭南弟子已经有近百人了。除了精研古琴专业外,谢导秀还通晓古筝、二胡、萧、唢呐、笛子、葫芦丝等多种民族乐器。

岭南音乐的发展不能缺少岭南古琴的音韵——党委书记王秀明拜访知名校友、古琴艺术(岭南派)代表性传承人谢东笑日期:2017年04月05日
23:07:504月5日下午,学校党委书记王秀明专程到知名校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岭南派)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谢东笑的工作室拜访,与其交流学校音乐博物馆岭南馆的建设与提升工作,并希望其为学校传承与传播岭南古琴艺术尽一份力。王秀明说,岭南音乐是星海音乐学院的办学特色和根本,不仅不能削弱,还要更加凸显。岭南古琴是岭南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将岭南古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纳入学校的教学与科研工作,在成果上有所突破。学校音乐博物馆、党院办、党委宣传部、科研处、校友会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和有关工作人员参加了拜访活动。谢东笑为王秀明等介绍了古琴艺术的发展历史、乐器构造、传统曲目,并现场以演奏吟唱结合的方式展示古琴艺术的独特魅力。他表示,在星海音乐学院学习、工作近二十年,对母校有深厚的感情,将不讲条件、不遗余力地支持学校发展和音乐博物馆建设,在古琴修造与演奏教学方面尽心尽力。(党委宣传部)图片 1图为谢东笑在讲解古琴的构造图片 2交流结束后王秀明(左五)等与谢东笑(右四)合影人物介绍:谢东笑,1997年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留校在校图书馆工作,2011年离开学校,全职从事岭南古琴艺术传承工作,现任广东古琴研究会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岭南派)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中医药学会音乐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曾作为音乐爱心家园志愿者团队的核心成员,到汶川、都江堰等地为当地需要帮助的人做音乐治疗。谢东笑从小受到传统音乐文化的熏陶,1999年起跟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岭南古琴艺术传承人谢导秀学习古琴。作为谢导秀的嫡传弟子,又以融传统琴风于当下时空的生活琴理念传承弘扬岭南琴学,录制出版过古琴音乐CD《第一元素Ⅲ古琴》《离骚》《岭南古琴》。其中《岭南古琴》专辑所收录的《双鹤听泉》《鸥鹭忘机》《怀古》《渔樵问答》《乌夜啼》《玉树临风》《仙翁操》《碧涧流泉》八首曲目均承自师传,并融合了个人琴风。他认为纯朴旷远的琴声背后蕴含着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自然之道、人文之道、养生之道。他追求古琴艺术声、象、境三者的统一。他秉持将习弹古琴融入当下生活的理念,编创琴曲《弹琴》《动静》《天堂》《莲花》弦歌《菩提本无树》《论德》《关雎》《古埠听涛》,打谱古曲《溪山秋月》《离骚》《南风畅》《雁度衡阳》《水仙操》《高山》等,技艺特点以古朴、清朗、超逸见长。岭南琴派介绍:
岭南古琴早在汉代便有所流传,至南宋末年,由于汉室南迁至古冈州——今广东新会,中原琴脉就此融合本土琴风在岭南地区生根发芽,至清代蔚然形成了岭南琴派。
清代道光年间冈州人黄景星辑录的《悟雪山房琴谱》是岭南琴派的标志性谱本之一。此外,岭南琴学还有《古冈遗谱》《蓼怀堂琴谱》《琴瑟合谱》《蔗湖琴谱》《琴学汇成》《鄂公祠说琴》《琴翼》《春雨草堂琴谱》《宝树堂琴谱》等著作。
自有声像资料记录以来,岭南琴派最具代表性的琴家为杨新伦先生(1898-1990),他倡导剑胆琴心文武兼修之道,其刚健、爽朗、明快的琴风享誉琴界。当代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谢导秀继承了杨新伦的衣钵,为延续岭南琴脉做出了重要贡献。
(新闻来源:星海音乐学院)

大家正在逐渐感受到古琴的魅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8

岭南古琴当代大师、第八代传人谢导秀,三十年来致力于岭南派古琴艺术的研究和中国乐器教学工作,重新记录整理和打谱《古冈遗谱》琴曲,在家设坛传授岭南琴学,至今教导超过千位弟子,为岭南古琴的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初次与谢老会面,他给记者留下的印象一如想象,话语并不多,只是在他即席弹奏一曲古琴时,从古音中传出的演奏者的力量,让听者深刻感受了他欲通过琴弦表达的话语。

谢导秀从小就跟音乐颇有缘分,但在20岁考上广州音乐专科学校之前,他从未想象过古琴在自己今后的人生中会扮演什么角色。“我是考二胡考进学校的,当然一心想读二胡专业,后来却被分进古琴专业。”

入学后,谢导秀师从岭南古琴大师杨新伦,杨新伦每周给谢导秀上两节课,其余时间都靠自己琢磨琴技。仅仅半年的时间,古琴优雅质朴的美让谢导秀渐渐入迷,他对古琴的兴趣丰实起来,练琴练得手指都磨出了血。1963年,谢导秀作为学校那一年古琴专业唯一的学生毕业,而当时在广州有几个与他同时学习古琴的人全都中途放弃,没有人像他这样坚持下来。杨新伦艰难地将岭南古琴传至谢导秀手上,几乎可以说是一脉单传,成为了岭南古琴第八代传人。

毕业后,谢导秀被分配到中学,成为一名音乐老师。但古琴演奏艺术的环境却愈见困窘,因为文革,没有人敢弹琴,广东有许多古琴都被当成柴火烧毁,谢导秀不得已远离古琴,岭南琴派当时几乎面临“消亡”。直到文革后期,情况才有了好转。“当时,中央歌舞团的著名古琴家李祥霆到杨新伦老师家做客,弹起了古琴。我们一些学生看到北京来的人都可以弹琴了,心想自己应该也可以弹了。”后来,在杨新伦老师的带领下,谢导秀买下了他的第一把古琴,花光了他四十元的积蓄。“那时我们很兴奋,我把没学过的曲子学起来,学过的再重新学,就这样‘捡’起了荒废十多年的琴艺。”

1980年,杨新伦在广州创立了广东古琴研究会,由谢导秀担任秘书长。他除了负责研究会几乎所有的事务工作,还积极组织每月一次的古琴雅集,让爱琴人得以交流琴艺,直到现在也仍未间断。1990年,杨新伦老师去世之后,谢导秀担起了会长的重责,经历了研究会最困难几乎要解散的时期。他积极对外寻求支持,想尽办法挽救,1999年,海珠博物馆成立,区文联等在博物馆为研究会提供免费的活动场地,直到2000年研究会重新恢复正常运作。

谢导秀在古琴教育领域默默耕耘了几十年。他从1975年开始收取第一位学生,直到上世纪80、90年代,也只有还不到十名学生。谢导秀回忆道,当年在广州教古琴,一开始并没有收入,全凭一腔热情支撑下去。现在,谢导秀当年的学生都成了古琴岭南派的“骨干”,连徒孙都开始授课了。他的弟子加起来已有一千多人,遍布了内地、台港澳、新加坡、日本等地,年龄跨越了5岁到91岁。古琴这样一个曾被认为
“曲高和寡”的艺术形式如今有了这么多的“继承人”,谢导秀颇感欣慰。

今年已71岁的谢导秀,身体并不太好,但至今都没有停下教学的脚步,在自己家中设立“教室”坚持教课。暨南大学教授、书法家陈初生是谢老的弟子之一,已经跟随谢老学习了4年古琴,现在大约每月一到两次到谢老家中上课。陈初生告诉记者,谢老尤其重视学生基本功的培养,让学生在循循善诱中得到提高。除此之外,谢老每周还固定到广州大佛寺和中山大学为学生上课。谈起他的学生,谢导秀高兴地说:“中山大学古琴班的年轻人,学习古琴风雨不改。时常是下班后马上赶来,有学生就算怀孕了也都坚持学习,让我很感动。”

问起谢老,是什么让他坚持古琴教学这么久,直到现在?他沉默了许久,然后用平静却坚定的语调回答说:“坚持下来是一种责任心,是出于对专业的热爱,也是对这个民族艺术的爱护。”

古琴这门古老的艺术被认为是阳春白雪。“刚开始听古琴觉得很不习惯,但听久了,就能领悟其中的韵味是许多其他民族乐器不可比拟的。”在谢导秀看来,古琴是最具纯正中国血统的乐器,没有任何一种中国乐器能够像古琴这样最能代表中国人的审美情趣。

2001年5月18日,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消息深深激励着岭南琴人的心。据谢导秀介绍,作为古琴艺术的一个流派,岭南古琴源自宋代。宋室的南迁为广东带来了许多乐工乐师和琴谱,对广东的琴学发展带来极大影响。《古冈遗谱》相传就是南宋遗留下来的古琴谱,至今已发现的《古冈遗谱》琴曲有《碧涧流泉》、《渔樵问答》、《怀古》等等,都体现了岭南琴派古朴、刚健、爽朗、明快的特点。这样珍贵的一笔音乐财富,在广州海珠区文化局的支持与奔走下,岭南古琴于2007年成功入选广州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又成功申报广东省和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谢导秀以及其他关心岭南古琴艺术事业的人们的推动下,岭南琴派从几乎没落走到如今的复兴,让谢导秀感到特别欣慰。他告诉记者,岭南古琴的发展如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政府拨专款、提供场地……在推广古琴艺术上不遗余力。对古琴艺术的宣传多了,越来越多地方要求开设古琴班。中山大学的古琴班就是由哲学系教授联名要求开设的,并得到了校方的大力支持。

谢导秀对岭南古琴的未来发展非常乐观,他告诉记者,无论从学习岭南古琴的人数或是技艺水平来看,都不用再担心岭南古琴会出现失传的问题。“目前岭南古琴以继承为主,发展为辅,岭南古琴在两个方面都有着极好的态势。

谢导秀告诫岭南琴派的继承人,“可以广泛学习,借鉴他人的东西,但不能因此把自己的东西忘记了,一定要将岭南学派坚持下来。”这是谢导秀最大的理想。

—-来自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