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双来:吹出来的“旗帜”人物 ——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在日前公布的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名单中,鲁西南鼓吹乐名列其中。4月28日,记者到鲁西南鼓吹乐最为盛行的嘉祥县,探访鼓吹乐民间艺人,感受鼓吹乐的魅力。
民间鼓吹乐,俗称“鼓乐”。我省鼓吹乐分布很广,其中尤以流传于鲁西南菏泽、济宁的鼓吹乐最具有代表性,在我国享有“唢呐之乡”的盛誉。鲁西南的城镇乡村,到处都有职业或半职业的“鼓乐班”。他们多以家族或近亲搭班,平时以理发为业,遇到民间婚、丧、喜、庆等场合他们便被聘去演奏,往往数日不绝,是民间音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走进嘉祥县唢呐声不断
鲁西南鼓吹乐以唢呐为主要演奏乐器、吹打并重,所以在当地也被叫做“吹唢呐的”、“吹喇叭的”、“吹响器的”。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办了个唢呐艺术学校,说起鼓吹乐在嘉祥的影响力,刘奉涛说当地流传这样一句话,“走进嘉祥县,唢呐声不断”。
从1582年宫廷乐师赵庭音定居嘉祥县大张楼于庙开始传授鼓吹乐到现在,鼓吹乐在这一带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刘奉涛介绍,嘉祥鼓吹乐的艺术风格,大体分为五大流派。以杨兴云为代表的“杨家班”,以曹瑞启为代表的“曹家班”,以任同祥为代表的“任家班”,以赵兴玉为代表的“赵家班”,以贾传秀为代表的“贾家班”。
20世纪50年代,嘉祥鼓吹乐进入全面兴盛时期,当时全县从业人员达600多人。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现在已经增加到2000多人。这些鼓吹乐的演奏者中,上有80多岁的老人,下有七八岁的娃娃,有的是同胞兄弟,有的是夫妻翁婿,有的四世同台,还有的临时合班,甚至与外县、外省的曲艺爱好者携手演出。
刘奉涛很得意于鼓吹乐在当地的影响力。他透露,当时以鼓吹乐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多个地方,嘉祥最终成功,用刘奉涛的话说,“在于有代表人物”。这个代表人物,就是“任家班”的任同祥。1953年,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年仅15岁的任同祥以一曲饱含乡土气息的《百鸟朝凤》轰动全场,荣获国家金质奖章,以后相继出访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夺得多个国际大奖。他的保留曲目《百鸟朝凤》《婚礼曲》,创编曲目《一枝花》《山村来了售货员》等,已被录制成音带唱片流传国内外,并被列入音乐教材,他也先后被聘任为上海歌舞剧院的首席演奏家,上海歌舞剧院、上海音乐学院的终身教授。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
说起鲁西南鼓吹乐在民间的代表人物,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说老一辈的鼓吹乐艺人里边流传一句话,那就是“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而伊正银的儿子,就是现在鲁西南鼓吹乐的代表人物伊双来。
刘奉涛带记者去听伊双来吹唢呐。59岁的伊双来告诉记者,从明朝时候祖上开始学鼓吹乐,到自己这一辈是第八辈了,如果算上自己的两个女儿现在也演奏鼓吹乐,自己这一家已经是连续九代的鼓吹乐世家了。说起“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伊双来就笑,然后伸出大拇指,“老一代鼓吹乐行当里出的高手就是多”。
伊双来说:“上世纪50年代前后,鲁西南鼓吹乐行当里最出名的有三个人,分别是菏泽的袁二和魏孩,再就是嘉祥的伊瞎子。袁二真名叫袁志文,伊瞎子就是我父亲伊正银,因为长期吹唢呐瞪眼使劲,一个眼瞎了,所以他的绰号叫伊瞎子。袁志文坐着吹得好,我父亲边走边吹最厉害。后来鲁西南鼓吹乐行当里名声大振的任同祥,就是我父亲的徒弟。”好汉子不吹赖汉子吹不了
在嘉祥唢呐艺术学校,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要伊双来“弄一段”。伊双来说,来得急,没带家伙什。刘奉涛到课堂里为他找来了一个唢呐,并带了两个学生。于是,伊双来吹唢呐,两个学生捧笙伴奏,县文化馆的一个馆员帮着打小钹,伊双来演奏了一段《抬花轿》。果然是音色清脆,起伏跌宕。艺术学校里的不少学生都过来观看,能和伊双来这样的高手一起演奏,对他们来说是很幸运的事情。
嘉祥县文化馆的馆员轩子斌告诉记者,老伊这还没有拿出绝活呢,他的“火烧葡萄架”、“二龙吐须”、“二龙戏珠”更显功力。轩子斌介绍说,这些演奏包括鼻孔放两个铁钉照样演奏,还包括嘴里抽烟鼻孔吹唢呐,一般的艺人无法完成。伊双来说,这些绝活实际上糅进了魔术、杂技等特长和技巧,不是从小练的“童子功”,很难达到这个水平。
伊双来自己演奏鼓吹乐用的就是童子功。“我8岁开始学鼓吹乐,15岁开始领班,就是作为主要演员开始领着独奏了。”8岁的时候,父亲伊正银去世,伊双来开始跟着叔叔学习鼓吹乐,“我也不光是跟着叔叔学,当地十里八乡的有鼓吹乐,我都过去听别人吹。以前的丧事、喜事晚上也吹,我都是晚上跑一二十里地去听一晚上,第二天还要回来接活自己去吹。”
问伊双来为什么几辈人都学鼓吹乐,老伊回答:“还能有啥原因,当时的鼓吹乐艺人还都会理发,没鼓吹乐的话就理发,都是为了混饭吃呗。当时学这个的没有富家子弟,因为鼓吹乐是‘下九流’,艺人没有什么地位,连个媳妇都讨不上。但是很笨的人还真学不了,当时也没什么乐谱,全靠听、记、练。”竞争从来都激烈唢呐声中有江湖
鲁西南地区婚丧嫁娶请鼓乐班,一般都是请一家。如果有两家鼓吹乐班为同一个事吹,两个鼓吹乐班肯定谁也不服谁。双方一来劲,都拼命吹,很容易累伤人。
但请两家鼓吹乐班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伊双来的父亲、鲁西南鼓吹乐赫赫有名的艺人伊瞎子,就是因此在40岁时去世的。当时,是多家鼓吹乐班同吹一个事,著名的“伊瞎子”伊正银非要争个头名,所以特别卖力。当时从家里赶到演奏现场是上午9点多了,伊正银没有吃饭就一直吹到下午四五点钟,终于导致胃出血,没多长时间就去世了。
后来伊双来也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他当然是拼命吹要战胜对方,从当天上午10点开始吹,当晚休息了几个小时,然后从第二天早晨一直吹到下午天快黑的时候。结果确实是盖住了对方的风头,自己也差点累病。伊双来说自己59岁了,但是不怕累病,“我生活习惯好,演奏鼓吹乐最忌讳的是光喝酒不吃饭,这样早晚会落下病根。我从23岁就有个习惯,喝酒就不抽烟,早晨从不抽烟,所以现在身体很好。”传人越来越少伊双来很是心忧
从2001年开始,嘉祥县文化馆开始开办唢呐艺术学校,每年都有四五十个学生入学学习鼓吹乐。
在嘉祥文化馆馆员轩子斌看来,现在唢呐艺术学校的主要工作就是整理传承鼓吹乐艺术,“学生一半左右是嘉祥本地人,还有济南、菏泽的,外省的也有一部分。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鼓吹乐世家,以前学鼓吹乐是靠听和记,现在是靠简谱,比听和记好学多了,这是很多学生来这里学习鼓吹乐的原因。”
轩子斌介绍,唢呐艺术学校的学生一般是十二三岁到十六七岁的孩子,男女都有。学生从唢呐艺术学校毕业之后,升入专业院校和参军的都有,从事家族鼓吹乐的也不少。“五一”前后,学校的不少学生都被各种庆典请去了,还比较受欢迎。
不过,这两年年轻人外出打工等因素对学生的影响也不小,部分学生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去了,其中有几个基础很好,让轩子斌感到十分可惜。
伊双来对鲁西南鼓吹乐也有自己的担忧,“我今年59岁了,凭我这身体状况,再干10年没问题。”不过,伊双来表示,自己对10年之后鼓吹乐会怎样也很困惑。现在伊双来的鼓吹乐班有六个人,除了他自己,还有自己的两个徒弟、两个女儿以及一个女婿。伊双来说自己20岁的儿子在东营当厨师,“不是我不想教他,他自己不愿意学,这东西没办法勉强。他也能吹两下,不过因为没有专门学,水平很一般。”
那么徒弟和女儿、女婿能传承下去这门艺术吗?伊双来表示担心,“这个东西靠童子功,得从小苦练,他们学鼓吹乐都20岁以上了,学得还算不错,但超过我很难啊。”

height=”11%”>

嘉祥素有“唢呐之乡”的美誉,民间亦有“走进嘉祥县,唢呐声不断”的顺口溜。从1582年宫廷乐师赵庭音定居嘉祥县大张楼于庙开始算起,鼓吹乐在这里已有400多年的历史。

■起源:明万历十年,宫廷乐师赵庭音定居嘉祥办学亲授

据介绍,嘉祥鼓吹乐的艺术风格大体分为五大流派:以杨兴云为代表的“杨家班”,以曹瑞启为代表的“曹家班”,以任同祥为代表的“任家班”,以赵兴玉为代表的“赵家班”,以贾传秀为代表的“贾家班”。

■特色:作为一种普及面广的民间艺术,用以各种民俗活动中

说起鲁西南鼓吹乐在民间的代表人物,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说,老一辈的鼓吹乐艺人流传一句话——“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而伊正银的儿子,就是目前鲁西南鼓吹乐的代表人物伊双来。

■普及: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三至五个鼓吹乐班

子承父业 自小入门

■现状:一些乐手年龄偏大退出演出,使一些绝技失传

14日下午,嘉祥县马村镇东李楼村一普通农家小院,记者见到刚刚从大张楼乡杨庄村赶回来的伊双来。“这两天结婚的比较多,今天晚上还要到汶上县南旺镇赶场”,伊双来迎面向记者解释道。落座后,他卷起一支旱烟,先给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聊了几句家常。随后话峰一转,伊双来开始和我们聊起从艺历程。

鲁西南鼓吹乐是山东鼓吹乐的重要流派,是一种以唢呐为主要演奏乐器的民间艺术形式。山东鼓吹乐分布很广,其中尤以流传于鲁西南济宁、枣庄、菏泽的鼓吹乐最具有代表性,在我国享有“唢呐之乡”的盛誉。在鲁西南的城镇乡村,到处都有职业或半职业的“鼓乐班”。他们多以家族或近亲搭班,遇到民间婚、丧、喜、庆等场合他们便被聘去演奏,往往数日不绝,是民间音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今年61岁的伊双来,8岁开始学习吹唢呐,15岁开始领班独奏,17岁开始随嘉祥县演出队伍演出,19岁参加济宁地区庆祝十一大汇报演出。当时,他卖了干粮当路费,不断参加县里组织的各类文艺演出。全县的敬老院、马村镇的大小会议、庆典都留下伊双来忙碌的身影。参加演出的时候,他给自己定下一条硬规矩——凡是公事一律不收费。伊双来说:“我幼年丧父,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是怀着一颗“报恩”的心来为社会奉献点力量。

在今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鲁西南鼓吹乐光荣上榜。9月15日,本报记者来到鲁西南鼓吹乐最为盛行的济宁市嘉祥县,探访了鼓吹乐民间艺人,领略了鼓吹乐的独特魅力。

1951年,嘉祥县有关部门组织演出队伍欢送志愿军。年仅40岁的父亲伊正银在演出过程中跟同行较劲,后因病发去世。年仅5岁的伊双来跟母亲等家人生活在一起。因生活贫困,伊家经常受到街坊邻居的接济。

“走进嘉祥县,唢呐声不断”

3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也没逃过靠吃榆树皮填饱肚子的日子。因为家中没有劳力挣工分,所以仅读完小学四年级,伊双来便辍学务农挣工分。受父辈的熏陶,他在空闲时偷偷拿起唢呐,独自练习起来。他说:“当时,只能跟着广播里播放的戏曲练习,不过听三遍我就能吹出那首曲子。”到农田劳动的时候,他用布袋装上唢呐,别人休息的时候,他就掏出来吹上两首乐曲给大家解乏。

说起鼓吹乐在嘉祥的影响力,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告诉记者在当地流传这样一句话:“走进嘉祥县,唢呐声不断。”

不久,伊双来吹出的悦耳动听的唢呐声逐渐被街坊邻居认可。随后,他开始跟随“伊家班”参加红、白事的演奏。当时一天大约能赚到5角钱,其中4角钱要上交到生产队兑换工分。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他仍然觉得很充实。

据刘奉涛介绍,关于鲁西南鼓吹乐最早的史料记录,是建造于东汉末年嘉祥武氏祠内的画像刻石。武氏祠有六块石刻碑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当时鼓吹乐舞曲的场面,其中左石室第三石有幅完整的鼓吹乐舞场面,五老洼第16石中的鼓吹乐演奏中已经出现了排箫、竽、笛、角鼓等鼓吹乐中的基本乐器。据嘉祥县志记载,1582年,以吹奏唢呐誉满京城的宫廷乐师赵庭音随户部员外郎张纶来嘉祥大张楼于庙定居,赵庭音办学亲授,促进了鲁西南鼓乐曲的发展。

伊双来介绍,起初他是跟叔叔学习吹唢呐,并跟着到其他县、区采风,通过模仿别人的曲子练习技巧。大约10岁的时候,他又跟随父亲的好友任同长学习。在其指点下,伊双来迅速掌握了吹唢呐的技巧,并锲而不舍地刻苦练习。

刘奉涛说,20世纪50年代,嘉祥鼓吹乐进入全面兴盛时期,当时全县从业人员达600多人。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现在已经增加到2000多人。这些鼓吹乐的演奏者中,上有80多岁的老人,下有七八岁的娃娃,有的是同胞兄弟,有的是夫妻翁婿,有的四世同台,还有的临时合班,甚至与外县、外省的曲艺爱好者携手演出。在分布区内,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三至五个鼓吹乐班,村村都有鼓吹乐演练人员,这些个鼓吹乐班多至数十人,少则三五人。鼓吹乐演奏目前已由民间丧葬用场扩展到节日联欢、喜庆典礼、参军升学、丰收庆典等。

锲而不舍 梦中吹曲

五大流派 各有绝招

伊双来说,他开始学习吹唢呐时曾遭到叔叔的反对。有两件事情让他坚定自己学习的信心。9岁时,他随父亲的朋友魏先生到邻村看戏。台上有一位负责敲梆子的演员,几番努力后仍然找不到音准。按捺不住寂寞,他登台夺下梆子,并且还跟上了其他演出人员的节奏。他的举动得到魏先生的肯定,也改变了叔叔对他学吹唢呐的看法。

1996年,嘉祥县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嘉祥县唢呐艺术学校的的贾美云校长告诉记者,鲁西南鼓吹乐以其高雅灵秀的风格,融入了中华艺术发展的历史长河。就艺术风格而言,嘉祥的鼓吹乐大体可分为五大流派:东部靠近大运河与济宁接壤的疃里镇,以杨兴云为代表的“杨家班”,受圣人礼乐影响,以大型祭孔套曲为主要演奏内容,古朴典雅,庄严肃穆,吹打并重,气势恢弘,清末以前多为官府祭祖拜寿雇佣;西邻菏泽市的老僧堂乡,以曹瑞启为代表的“曹家班”,音色纯正,柔和甜美,尤以演奏《婚礼区》、《百鸟朝凤》等喜庆曲牌为特长;中部地区的大张楼镇,以任同祥为代表的“任家班”,除演奏《大开门》、《落子》之外,还以戏曲曲牌和曲艺曲牌为主;北部地处嘉祥、梁山、郓城三县交界处的黄垓乡,以赵兴玉为代表的“赵家班”广纳县内外优秀曲牌,形成了音色宽厚、高昂明亮、粗犷豪放、力度较强的独特风格;南部山区纸坊镇、马集乡一带,以贾传秀为代表的“贾家班”常以咔戏、吹戏及《大开门》曲牌为主,还吸收揉进了魔术、杂技、灯光等多种特长和技巧,常以“火烧葡萄架”、“二龙吐须”等节目博得观众阵阵喝彩。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吹奏技艺日臻成熟,但是他仍然坚持到邻村、邻乡找戏听。15岁那年,他经常跑上18里路到梁宝寺镇观看骑马娶亲。为了看演出,他有时顾不上吃饭,丢下劳动工具就往外跑。当时为了听上一场“两家弦”,他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独自跑到菏泽地区,并且当晚返回。

《百鸟朝凤》“吹”出“唢呐天王”

伊双来说:“那时自己满脑子里都是曲子,有时候连做梦都在琢磨如何吹曲子”。

刘奉涛认为,嘉祥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之所以能够最终成功,与作为鲁西南鼓吹乐演奏的重要代表人物、“唢呐天王”任同祥在中国音乐界中的影响分不开。任同祥是山东省嘉祥县大张楼镇任店村人,15岁时带着山东人民的嘱托,在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中,以一曲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百鸟朝凤》轰动全场,并多次参加山东省、华东区及全国民间音乐汇演,引起了全国音乐界的关注,之后相继出访亚非欧十几个国家,并荣获布达格第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银奖、缅甸总理金质奖等。任同祥不仅为国家赢得了荣誉,而且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保留曲目《百鸟朝凤》、《婚礼曲》,创编曲目《一枝花》、《山村来了售货员》已被录制成音带唱片流传国内外,并被列入各类学校音乐教材,他先后被聘任上海歌舞剧院的首席演奏家、上海歌舞剧院、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并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艺术人才,对唢呐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顾此失彼 返乡务农

“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

1971年,他参加嘉祥县工商所文艺宣传队。白天他和同事忙着维持市场经营秩序,晚上则聚在一起排练《朝阳沟》。他们的成绩曾得到县文化部门的肯定。

谈起鲁西南鼓吹乐在民间的代表人物,刘奉涛说老一辈的鼓吹乐艺人里边流传一句话,那就是“坐着吹不过袁志文,站着吹不过伊正银”。而伊正银的儿子,就是现在鲁西南鼓吹乐的代表人物伊双来。

6年后,因政策原因文艺宣传队解散。凭着持之以恒的韧劲,伊双来的唢呐吹奏技巧愈加娴熟,并受到济宁豫剧团的垂青。1983年,济宁豫剧团领导为他争取到一个转正的名额。但与此同时,伊双来老家也分到12亩责任田。为了照顾家人,他放弃转正的机会,而回到养育他的家乡。

刘奉涛介绍说:“上世纪50年代前后,鲁西南鼓吹乐行当里最出名的有三个人,分别是菏泽的袁二和魏孩,再就是嘉祥的伊瞎子。袁二真名叫袁志文,伊瞎子就是伊正银的父亲,因为长期吹唢呐瞪眼使劲,一个眼瞎了,所以他的绰号叫伊瞎子。袁志文坐着吹得好,伊瞎子边走边吹最厉害。后来鲁西南鼓吹乐行当里名声大振的任同祥,就是伊瞎子的徒弟。”

老骥伏枥 屡创佳绩

鲁西南地区婚丧嫁娶请鼓乐班,一般都是请一家(请两家鼓吹乐班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如果有两家鼓吹乐班为同一个事吹,两个鼓吹乐班肯定谁也不服谁。双方一来劲,都拼命吹,很容易累伤人。赫赫有名的艺人伊瞎子,就是因此在40岁时去世的。

返乡劳作的他并没有放弃唢呐艺术,而是不断摸索创新,并逐渐形成“火烧葡萄架”、“二龙吐须”等四个绝活。其中“二龙吐须”堪称鲁西南一绝。

“伊家班”里体验独门绝技

1990年,伊双来参加济宁市春节唢呐调演,凭借一曲《万马奔腾迎新春》获得最佳演奏奖。1992年,参加山东省首届农民文化艺术节,他演奏的《开门子》获得民族器乐比赛金奖。随后,伊双来又参加了1995年国际孔子文化节和省1996年齐鲁广场艺术展演活动。其间,他的唢呐艺术受到一位巴基斯坦友人的赞誉。

记者来到嘉祥时,正赶上目前嘉祥鼓吹乐的代表人物伊双来领衔的“伊家班”去巨野演出了。为了让记者亲身体验鼓吹乐的魅力,唢呐艺术学校的贾校长陪同记者来到巨野。

2000年2月,他参加《拜鼓曲》的集体演奏,并获得第九届“群星奖”。今年3月,作为表演嘉宾,伊双来参加了在嘉祥县举办的山东省首届农村文化艺术节吹打乐决赛。

59岁的伊双来告诉记者,他现在是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和女婿及弟子们共十几个人组成了自己的“伊家班”。从明朝时候祖上开始学鼓吹乐,到自己这一辈是第八辈了,如果算上自己的两个女儿,自己这一家已经是连续九代的鼓吹乐世家了。他们一年365天中有300多天都在外面演出。说话间,伊双来叫来了自己的三个弟子,自己吹唢呐,三个弟子两个吹笙、一个敲锣,为记者演奏了一段喜喜庆庆的《抬花轿》,乐声高亢激昂,跌宕起伏,让人感觉特别振奋。一曲奏完,伊双来又亮出了自己的绝活儿:只见他坐在桌前,把几个唢呐嘴子和香烟摆放在桌上,他边吹唢呐边展示着鼻孔放两个铁钉边演奏,嘴里抽烟用鼻孔吹唢呐等绝活儿。一旁的贾校长告诉记者,这个绝活名叫“二龙吐须”,那个叫“二龙戏珠”,一般的艺人无法完成。演奏完后,伊双来自豪地说,这些绝活实际上糅进了魔术、杂技等特长和技巧,不是从小练的“童子功”,很难达到这个水平。

子女“改行” 物色传人

伊双来介绍说:“我8岁开始学鼓吹乐,15岁开始领班,就是作为主要演员开始领着独奏了。我也不光是跟着叔叔学,当地十里八乡有鼓吹乐,我都过去听别人吹。以前的丧事、喜事晚上也吹,我都是晚上跑一二十里地去听一晚上,第二天还要回来接活儿自己去吹。”记者注意到,跟伊双来说话时他老是把记者往跟前拉,还把耳朵侧对着记者。原来,由于从小就用力吹唢呐,他的耳朵已经有些聋了,可伊双来倒是不拿它当回事,他笑称这是吹唢呐人的“职业病”。由于记者当晚必须赶车回济南,不能看晚上的演出了,伊双来很是遗憾:“我还有好多独门绝技没有展示呢,这些玩意儿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会的了。”

鲁西南鼓吹乐于去年入选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唢呐艺术这门传统艺术再次受到重视。据嘉祥县文化馆馆长刘奉涛介绍,目前该县已出台措施保护这一门传统艺术,并争取上级文化部门的配套资金进行支持。

在采访中记者获悉,以唢呐演奏为主打乐的鲁西南鼓吹乐,经过历史的变迁,尽管在新的时期呈现出鲜明的特色(从2001年开始,嘉祥县文化馆还开始办唢呐艺术学校,每年都有四五十个学生入学学习鼓吹乐,使得鼓吹乐的传承得以后继有人),但从总体上讲,这一优秀传统民间艺术的文化特点和现代文明的节奏,呈现出了一些极不协调的现象,主要表现在:一是一些颇有造诣的鼓吹乐手年龄偏大,退出演出,使一些绝技失传;二是一些古老乐器被现代乐器取代而失传,濒临灭绝;三是一批优秀曲牌曲目保存不善,面临佚失。

这些政策并没给伊双来带来多少惊喜,培养继承人已成为他面临的难题,他没有强迫儿女继承这门艺术。目前,儿子在东营市当厨师,两个女儿有时候跟班。

责任编辑:冷面木偶
上篇文章:“吴治平中国画展”昨开展下篇新闻:“闽台第一碗”成功出炉
图片 1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舞蹈:春风又绿·中国一绝世界独家警营才子苏恒的字画情节·按时打发士大夫·曲艺表演技巧-弹打八角鼓·曲艺表演技巧-口技·曲艺表演技巧-开脸儿

伊双来表示,为了传承祖辈留下的民间艺术,自己一直打算物色一个有艺术潜力的青年作为他的继承人,然而到目前为止仍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