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四胡发出的“颤音”

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蒙语部,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主办,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蒙古民族乐团承办的“领春蒙古三弦独奏音乐会”于2007年12月21日晚在内蒙古文化大厦剧院音乐厅举行。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有:内蒙古文化厅厅长高延青,副厅长安泳锝,政府办公厅副秘书满都拉,内蒙古音乐家协会主席阿拉泰,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院长李强,内蒙古艺术大学胡力亚其教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会长谈龙建教授等为代表的三弦专业委员会的专家学者和三弦界同仁们。
当晚举行的三弦专场音乐会精彩纷呈,无疑又是一场三弦的盛会。台下观众座无虚席,为精彩的演奏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台上,蒙古族演奏家领春与伴奏演员们,身着漂亮的蒙古族服饰,演奏着一首首动听感人的蒙古族乐曲,音乐激情豪放,震撼人心。其中,演奏曲目多为我们熟悉的蒙古族音乐,有三弦合奏《安代》《快乐的鄂尔多斯》、三弦与四胡的二重奏《蹄韵》、三弦独奏《二人台组曲》、好必斯重奏《阿其图》以及由萧剑声等创作的三弦协奏曲《刘胡兰》等。最后演奏的是领春作曲、由关长德指挥、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蒙古民族乐团伴奏的三弦独奏曲《乌那钦》。特色之处在于:这支乐团主要是由多声部马头琴组成的,并且加入了古代已经失传了的弹拨乐器好必斯。演奏的壮观景象使在场的观众无不热血沸腾,音乐会在漫天的高潮中结束。
“领春蒙古三弦独奏音乐会暨艺术研讨会”于22日上午10点在内蒙古文化大厦会议厅举行,由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胡力亚其教授主持。研讨会围绕着蒙古三弦的如何发展,如何弘扬与再展蒙古族三弦昔日的辉煌。研讨会气氛有序丰富又精彩热烈,专家们就蒙古三弦独树一帜的艺术流派的传承发展和蒙古三弦用弹棒演奏的技术语言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各抒己见,精彩的发言表达了与会同仁对于蒙古族三弦音乐的共识,充分体现了“和谐、共勉与重振蒙古三弦”的主题。胡力亚其教授指出,领春蒙古三弦音乐会起了一个好头,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支持三弦艺术;谈龙建教授认为蒙古族三弦完全可以在蒙古民族乐队中作为一个常规声部,它将比阮火不思更具民族风格特点。蒙古民族乐队中弦乐声部完全用的是本民族的乐器马头琴,为什么弹拨声部不能用四大件之一的三弦呢。不要仅仅把三弦作为特色声部,而是要把三弦作为一个常规声部看待。中国的弹拨乐是独一无二的,而蒙古族的弹拨声部更加是独一无二的了;李国魂老师建议,如果三弦齐奏与呼麦组合在一起,将有不可忽视的市场效应;白金虎老师强调,演奏家应正确认识自己的个性,不能仅仅理想主义,纸上谈兵。只有实事求是地把现有的三弦演奏和三弦创作发展好,而不能过于求全,凡是可以借用的经典段落都可以拿来用,《二人台组曲》这首乐曲的创作正是如此。领春老师说,观众需要听到好听的音乐,三弦和四胡的组合达到了这一效果。在谈到自己创作乐曲的感受时他说,演奏家的创作缺乏专业作曲技巧,希望与作曲家相互配合,才能有好作品出现。蒙古族指挥家关长德老师认为:蒙古族民族乐队的“乐队化”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蒙古族乐器的声部配备、演奏技术以及乐器改革都在考虑与实践的过程中。学术交流愉快地进行了一上午,让人意犹未尽。专家学者们严谨务实的态度和对三弦艺术所投注的热情,值得我们年轻一代学习。
蒙古族三弦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她是蒙古族音乐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丰美的草原,自由的游牧,更为三弦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领春蒙古三弦独奏音乐会”和研讨会活动的成功举办,得益于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与大力支持。这不但是对蒙古三弦艺术传承发展的支持和鼓舞,更是对蒙汉文化融合,共建繁荣和谐的中华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
祝愿蒙古族三弦蓬勃发展,再造辉煌!

图片 1四胡四胡独奏蒙古四胡风采四胡合奏好来宝说唱表演艺术家斯日古愣
呼日是蒙古乐器“四大件”之一,现流行于流行于内蒙、东北和华北地区。
四胡在湖北及桂北天峨的壮乡等也很流行。
呼日:又名“四胡”,蒙古族称“四弦”、“侯勒”和“胡尔”,清代的音乐论著《律吕正义后编》中称“提琴”。18
世纪上半叶以前流行于我国内蒙和华北地区,是蒙古族人喜爱的民间乐器,与三弦、笛子、马头琴合称为蒙古乐器“四大件”。型如二胡,但有四弦,每两根同度调音,它的演奏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用指尖而用手指第二节内侧。
四胡的音响宏亮,清脆、响亮、明快,优美动听,它主要用于曲艺、曲剧、皮影、地方戏曲、蒙古族民间舞蹈的伴奏和民间器乐合奏,在内蒙古地区也用于独奏,有很强的表现力。大四胡的一、三弦和二、四弦,分别定音为g
、d1 ,音域由g ~g2 。小四胡定弦为d1 、a1 ,音域由d1 ~d3
。演奏时,四胡的弓、指法与二胡大致相同,但在蒙古族说唱音乐伴奏中,有时用左手中指或无名指的指甲从弦下顶弦来代替按弦,有时还从弦下弹弦,并用弓子杆敲击琴筒,以加强节奏、制造气氛。
在内蒙古自治区,广泛流传着一种历史悠久的传统说唱艺术“乌力格尔”,汉语称蒙语说书或胡琴书,通常是一人用大四胡自拉自唱,所用的四胡琴杆高大、弓子特别长,弓子中间还镶上钢片或象牙等,使拉起来和木质琴筒碰击出有节奏的声响,犹如拍板一样。
申报地区或单位:内蒙古自治区
蒙古族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乐器中,除了马头琴,流传最广的就是蒙古四胡了。然而,随着乌力格尔等民族艺术的传承出现问题,为其伴奏的蒙古四胡也发出了“颤音”。
拉着四胡吟诵英雄
四胡,蒙古语称为“胡兀尔”或“侯勒”“四弦”。像许多蒙古族乐器起源于成吉思汗时代一样,700多年前,草原上的说唱艺人们就骑在马背上,拉着马头琴和四胡,吟诵着他们的英雄成吉思汗。
四胡的历史悠久。据有人考证,四胡从蒙古汗国建立起就广泛演奏于宫廷、祭祀和军乐中,从元代开始流行于民间。
四胡善于表现轻快的曲调和叙述性曲调。过去,蒙古族中流行的四胡都是民间艺人自制的,主要是“说书”或说唱“好来宝”的伴奏乐器,这种四胡定音较低,不能用于合奏。而现在常用的四胡都是高音四胡。四胡是怎样从低音转为高音呢?
高音四胡是诞生在一代宗师孙良的手里。被草原人民尊奉为“蒙古族民间音乐大师”的孙良,曾是内蒙古广播电视艺术团的一级蒙古四胡演奏家。他一生没离开过四胡。在他之前,没有高音四胡,四胡的改革是从他开始的。
经过孙良多年研制、改进、提高、发展之后,把低音四胡成功地改制成高音四胡,蒙古四胡也从此成为富有表现力的独奏乐器,从而进一步确定了四胡在蒙古民族音乐史上的地位,同时也产生了一大批民间艺人和四胡演奏家。
孙良在长达70年的四胡演奏和教学艺术实践中,创立了一整套独特的演奏方法,被奉为蒙古高音四胡的正宗。他创编并演奏的大量四胡曲,如“八音”、“荷英花”等,至今仍在电台广播中播放,有些已经成为蒙古族民间音乐的经典曲目。
蒙古族演唱和说唱艺术的“伴娘”
在蒙古族的音乐艺术中,无论是演唱还是说唱,都离不开蒙古四胡的伴奏。蒙古四胡是伴随着蒙古族音乐艺术、特别是演唱和说唱艺术发展起来的。

在蒙古族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乐器中,除了马头琴,流传最广的就是蒙古四胡了。然而,随着乌力格尔等民族艺术的传承出现问题,为其伴奏的蒙古四胡也发出了“颤音”。拉着四胡吟诵英雄四胡,蒙古语称为“胡兀尔”或“侯勒”“四弦”。像许多蒙古族乐器起源于成吉思汗时代一样,700多年前,草原上的说唱艺人们就骑在马背上,拉着马头琴和四胡,吟诵着他们的英雄成吉思汗。四胡的历史悠久。据有人考证,四胡从蒙古汗国建立起就广泛演奏于宫廷、祭祀和军乐中,从元代开始流行于民间。四胡善于表现轻快的曲调和叙述性曲调。过去,蒙古族中流行的四胡都是民间艺人自制的,主要是“说书”或说唱“好来宝”的伴奏乐器,这种四胡定音较低,不能用于合奏。而现在常用的四胡都是高音四胡。四胡是怎样从低音转为高音呢?高音四胡是诞生在一代宗师孙良的手里。被草原人民尊奉为“蒙古族民间音乐大师”的孙良,曾是内蒙古广播电视艺术团的一级蒙古四胡演奏家。他一生没离开过四胡。在他之前,没有高音四胡,四胡的改革是从他开始的。经过孙良多年研制、改进、提高、发展之后,把低音四胡成功地改制成高音四胡,蒙古四胡也从此成为富有表现力的独奏乐器,从而进一步确定了四胡在蒙古民族音乐史上的地位,同时也产生了一大批民间艺人和四胡演奏家。孙良在长达70年的四胡演奏和教学艺术实践中,创立了一整套独特的演奏方法,被奉为蒙古高音四胡的正宗。他创编并演奏的大量四胡曲,如“八音”、“荷英花”等,至今仍在电台广播中播放,有些已经成为蒙古族民间音乐的经典曲目。蒙古族演唱和说唱艺术的“伴娘”在蒙古族的音乐艺术中,无论是演唱还是说唱,都离不开蒙古四胡的伴奏。蒙古四胡是伴随着蒙古族音乐艺术、特别是演唱和说唱艺术发展起来的。四胡的琴筒木制,蒙以蟒皮,琴杆用乌木或红木制成,张四条弦,竹弓,马尾分成两股,分别夹在一二弦和三四弦间。四胡的演奏方法和二胡大致相同,但在为蒙古族说唱艺术伴奏时,就有很大不同:有时用左手中指或无名指从弦下以指甲顶弦来代替按弦,有时还从弦下弹弦,并用弓杆敲击琴筒,增强节奏,渲染气氛,有极其鲜明的民族特点。在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文化局局长拉西敖斯尔家,记者见到了他珍藏的一把蒙古四胡。只见这把四胡琴杆是檀香木,琴鼓是牝鹿耳尖皮蒙的,琴弓用的是羊角,弓弦是千里马马尾编结,琴项上挂五种色彩的飘带。为了携带方便,琴身可以拆装相合。琴担、琴鼓用贝壳雕刻各种花纹图案,工艺精巧。这把四胡翡翠嵌顶、玛瑙垫底,质纯音净,发声圆润,是草原上少见的一把蒙古四胡。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博士、副研究员斯钦巴图介绍,不论是乌力格尔还是其他蒙古族音乐艺术,一般都要用四胡来伴奏。以前,贫穷的说唱艺人在草原上流浪,来到蒙古包内便席地而坐,拉响四胡,看到什么便唱什么。而现在,四胡已成为蒙古民族最具代表性的独奏乐器。四胡艺术面临失传的危险蒙古四胡虽然起源较早且流传广泛,但随着乌力格尔、五音大鼓、二夹弦等民族艺术面临消失的境地,时至今日,蒙古四胡也面临失传的危险。据拉西敖斯尔讲:“作为民族乐器的蒙古四胡,其主要功能是为乌力格尔等民族艺术伴奏。如今,乌力格尔等民族艺术面临消亡的境地,再加上老一代四胡演奏师相继辞世,四胡的命运自然也是危在旦夕。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为了使蒙古四胡艺术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文化部不久前将蒙古四胡艺术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名单。内蒙古自治区也于去年11月成立了四胡协会。内蒙古四胡协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新成立的内蒙古四胡协会,将通过挖掘、抢救、整理,保护蒙古四胡文化遗产,整合四胡资源,构建新时期蒙古四胡艺术及民族文化艺术崭新的发展平台。与此同时,内蒙古一些民间艺人也加入到保护蒙古四胡的队伍中来。年过花甲的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音乌素镇宝日乌都尔嘎查牧民吉日嘎朗,30多年来自制了四胡、三弦、马头琴等民族乐器2500多件,为保护四胡做出了很大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注册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